裸体美女视频樱桃视频

最新网址:.

陆无双闻言小脸陡然变得惨白无比,要知道“欺师灭祖”四个字分量可是极重的,江湖中人讲究尊师重道,只要跟这四个字沾边,立即便会被人指成大奸大恶之徒。

但紧接着她又觉得无比的委屈,她也没做什么,只是气不过洪凌波的所作所为,才出手与她打了一场,甚至也没有过分相逼,对方刚一露出败象,她便收手了,怎么就成“欺师灭祖”了?

一时间心中既是惊惧又是委屈,小嘴一扁,眼泪如同断了线的珠子不停往下掉。

旁边程英起初还觉得慕容复深明大义,明辨是非,怎的忽然话锋一转就将给表妹扣了顶欺师灭祖的大帽子,心中颇为不忿,想也不想的开口道,“这位……公子,谁对谁错大家都看在眼里,你无端指责我表妹欺师灭祖,是何道理?”

她本想称“前辈”,但忽然意识到慕容复年纪不大,这般称呼似有不妥,又改成了公子。

此言一出,洪凌波与陆无双皆是一惊,洪凌波一直都有留意这个跟在师妹身边的漂亮女子,一身气质不俗,内力也不算浅,却不知是何身份,竟敢出言顶撞师祖。

慕容复似是才注意到程英的存在一般,上下打量几眼,淡淡问道,“尚未请教阁下何人?”

“好说,小女子姓程名英,与陆家庄是表亲。”程英不卑不亢的答道。

“原来是黄老邪的入室弟子。”慕容复早已猜到她的身份,没半点意外的点点头,眼中闪过一丝异色,问道,“敢问姑娘可有什么意中人?”

“没……”程英脱口便要回答,忽然反应过来,脸上闪过一丝红晕,羞恼道,“关你什么事?”

慕容复笑了笑,“那我教训门下又关你什么事?”

紫花物语

“我……”程英登时语塞,过得半晌才有些气弱的说道,“我是无双的表姐,自然不想见她被人欺负。”

“表姐快别说了。”陆无双见自己的表姐竟然跟师祖大人“理论”起来,小心肝扑通扑通的跳着,害怕极了,急忙止住眼泪,朝程英低声说道。

慕容复倒也不在意,自始至终都是一副十分淡然的表情,“我没记错的话,好像没请你进来看。”

“你……”程英登时无语,只觉慕容复此人太没风度,白瞎了一副好皮囊。

原来自从见到慕容复以来,她便不自觉的被对方身上那股飘逸气质所吸引,又见他气宇轩昂、俊朗非凡,难免生出些许好感,但此刻却是烟消云散了。

程英深深吸了口气,干脆赌气似的拉过一把椅子坐下,“反正我表妹在哪,我便在哪,我不会看着她让人欺负。”

慕容复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还别说,能将这个气度清华的女人激得生气,还真有些意思,其实这就跟大多数人在看到一面幽静平整的小湖时总忍不住抛几块石头下去搅乱湖面是一样的心情。

“师祖,你……你不要怪罪表姐,千错万错都是无双的错,但无双从来没有想过要欺师灭祖,望师祖明鉴。”陆无双见师姐这般强硬,心中感动之余,也有些提心吊胆,生怕慕容复一怒之下将表姐如何,于是急忙乖巧承认错误。

慕容复从程英身上收回目光,重新打量身前的两个小丫头一阵,事实上,他也有些为难,这本来是李莫愁的徒弟,他并不想越俎代庖,但今日若非他在场的话,一场同门相残的血案已经造成,这般下去如何得了。

沉思一会儿,慕容复终是开口说道,“李莫愁教徒不善,回头我自会收拾她,不过你们两也难逃罪责,今日之事姑且不问你们谁对谁错,每人三十鞭,有什么疑问么?”

洪凌波立即恭敬答道,“多谢师祖法外开恩,凌波心服口服。”

而陆无双咬了咬嘴唇,委屈无比的说道,“师祖说什么是什么。”

“嘿,”慕容复冷笑一声,“小丫头似乎不服啊,那就另外给你加十鞭吧。”

此言一出,陆无双脸色微白,而程英却坐不住了,刷的一下跳起来,“你这人怎么做长辈的,偏心也不是你这样偏的。”

“咦,有人替你不服,再加十鞭好了。”慕容复看着陆无双,一副惊讶的语气说道。

程英登时大怒,正欲发作,不料陆无双哀求道,“表姐,我求求你别说了。”

程英张了张嘴,终是没有再说什么,心中暗暗决定,等回去之后,一定要好好劝导表妹,让她脱离师门。

想归想,其实她也清楚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在这个尊师重道,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的年代,只有被师门逐出门墙的,还没有主动脱离师门的,如果真那样做了,便是大不孝,与欺师灭祖也没什么两样了。

慕容复不理会程英心中作何想法,右手凭空一握,劲气涌出,手心缓缓凝聚出一截淡若透明的长鞭,鞭子伸缩不定,神异非常。

见得这一手,厅中三女皆是吃了一惊,洪凌波与陆无双还好,她们皆知道这位师祖大人武功深不可测,已非常理可度之,但程英可是惊得下巴都快掉下来了,这神乎其技的手段当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就连她的师父,号称中原五绝之一的黄药师也不一定做得到。

“趴好!”慕容复瞥了三女一眼,沉声喝道。

洪凌波与陆无双俏脸均是一红,她们起初还以为师祖会让刑堂的人来行刑,没想到竟是亲自动手,而且看这样子,似乎还要打那羞人之处,偏偏她们也不敢违逆,只好顺从的转过身子,双手双脚趴在地上,某处轻轻抬高。

程英呆呆望着这一幕,她已然忘了反应。

“啪”的一声,慕容复手腕轻动便是一鞭挥出,二女同时痛呼一声,这由内力凝聚的鞭子可比什么藤条蘸盐水疼得多了,几可说打到了骨头深处,就是想运功抵御也做不到,这让细皮嫩肉的二女如何承受得住。

“啪啪啪”一连几下,二女紧紧咬着牙关,脸色发白,额头冷汗直冒。

程英这会儿已回过神来,忽的身形一晃,闪身挡在慕容复身前,“住手!”

慕容复一愣,停下手来,“怎么?”

程英脸上红晕一片,“你……你怎么可以这样?”

“我怎么了?”慕容复一脸无辜的看着她,似乎完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

“男女授受不亲,你一个大男人,岂能……岂能打人家那里,即便她们是你的徒孙,你也不能这样胡来。”程英有些羞怒的说道。像慕容复这般荒唐的人,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虽说师长如父如母,可该避嫌的还得避嫌,尽管惩罚后辈弟子,也没有这般无礼的。

慕容复笑了笑,随意道,“那又如何,在我慕容家,这就是规矩,任何人犯了错,不管男女,都要付出代价,就凭她们今日所作所为,若是交由刑堂处置,还要再脱层皮。”

“我不管你什么慕容家……”程英气急,话说一半,忽然想到了什么,“哦,你就是那个拐走我小侄女的花心坏种慕容复?”

慕容复脸色一黑,“你若不想她们更疼,就滚到一边去。”

这时陆无双幽怨的声音响起,“表姐,你闪开好不好,你这样我更疼了。”

俗话说长痛不如短痛,这鞭刑中途停止,只会让人更加痛楚。

程英转头望去,这才发现二女已是手脚发抖,满头大汗,极力忍耐着。

“哼!”程英终究没有坚持下去,这是人家的家事,不管她与陆无双有什么关系,也管不到那么远,只好让到一边。

慕容复继续挥鞭,直到小半个时辰后,包括陆无双额外多出的二十鞭才堪堪打完,二女已是软倒在地上。

这倒不是说二女受伤极重已经奄奄一息了,而是她们身上实在提不起半点力气。也不知是何原因,起初她们还觉得疼痛非常,但到得后来,竟是渐渐变得**起来,不断有异样感觉袭扰身,也不知是慕容复手下留情,还是已经疼得麻木了。

慕容复挥手散去真气鞭子,瞥了二女一眼,“伤好之后,到隔壁来找我。”

说完离开了房间,程英急忙将陆无双扶起来,本想立即离开这里,但陆无双伤得不轻,只好将她扶到里间的床上,对于那位“表妹的师姐”,也就是这次事件的罪魁祸首洪凌波,程英本来还有些不待见,但心中一软,还是将她一并扶到床上,取来金疮药给二女治伤。

来到另一间客房中,双儿正进进出出的照顾沐剑屏,而阿珂则是无聊的坐在桌旁,双手托腮,不知在想什么。

“相公。”双儿一见慕容复,便轻轻唤了一声。

慕容复点点头,“双儿,辛苦你了,要不我找两个人来替你吧。”

双儿摇了摇头,“不打紧,屏儿妹子伤成这样,别人照顾相公定然不会放心的。”

“慕容复,”这时,阿珂精神一振,“你的事办好啦?”

她自从那晚在神龙岛上稀里糊涂将身子给慕容复之后,还闹了好一阵子的脾气,直到后来阿九离开,而慕容复又无条件答应她好几个要求,她才渐渐原谅了他。

最新网址:.

Comments are closed.